您的位置: 首页 >  桉叶素 >  正文内容

夜嫁_经典文章

来源:模拟地震网    时间:2020-10-16




  1、夜见

  午夜的槐村静悄悄的,昏黄的路灯透过树丫洒下斑驳的树影,夜风扫面,树影跟着树丫左右摇晃,几只飞蛾一直围着路灯打转。秦琴拉着我坐在墙角的石凳上,手里塞给我一个带着精致绣花的红色锦囊。

  “阿妹,我明天就要走了,里面有个小礼物,要过了明天才可以打开哦。”她盯着那个锦囊看了一眼,抬头望着路沾满灰尘的路灯扬了扬嘴角。

  “不是才回来吗,怎么又要走。”我转头看向她,她望着街的对面,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我和秦琴从小一块儿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直到五岁那年开始,她总是卧病在床,而我我总也爱带着我的小玩具去陪她,在她的小屋里待上一整天。十岁那年她突然生了一场怪病,医生都说命不久矣。秦爸听说隔壁村有位道长,仙术很厉害。秦爸决定去试试,于是匆忙的带着礼品去隔壁村找大师去了。大师果然厉害,写下一道符合着水给秦琴喝了,第二天她便能下床跑跳了。没过两天,秦琴一家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家了。我问阿爸秦琴要去哪,阿爸告诉我那位给秦琴治病的活神仙让他们家往南走,去找个一个叫离堰村的地方。几天后,秦琴抱着我送的洋娃娃,穿着一身泛黄的碎花裙子来跟我告别。

  “回来有些事需要处理,顺便来看看你,快10年没见了,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一走多年,一点音讯都没有。”

  “秦琴,那是什么?你看,对面有人抬着一顶红色的轿子。”街的对面四个轿夫带着鬼面具抬着一顶绣着彼岸花的血红色花轿一闪而过,那些轿夫整齐的准头对着我俩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在这寂静的黑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夜里有种说不出的阴森。心里一惊,手里不停的冒着冷汗。拿手揉揉眼睛,又不见了,像是我眼花了。

  “你说什么呢,对面什么都没有。你肯定是眼花了。不早了,阿妹,回家吧。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回来看你的。”说着,秦琴就跟我道别了。她顺着昏黄的街道向前走着,那一头长发配着红色大衣,显得格外的醒目。

  “阿妹,以后你一定要幸福,如果有时间,偶尔想想我。”秦琴回头对我说着,嘴角扬起的微笑,眼角含着的泪水,都在告诉我她不舍。

  “会的,明天我来找你吧。”说完,我也转身回家了。

  2、梦

  前面有个村庄,家家户户的四合院都整齐的坐落子在街道两边。我看见一颗三个成人都无法抱住的梨树挨着一家小院子并排着。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一起在树下嬉闹着。

  “颢哥哥,我们不要跟他玩,只陪我啦。”一个扎着两条马尾辫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挽着那个大男孩的胳膊左右摇晃着,撒着娇。那个男孩大概十三四岁,五官俊朗,眼眸如星辰般干净明亮。男孩转头看向树下绞着手低头看着鞋尖的女孩答道。

  “我答应过秦琴,要一直陪她玩,长大后我还要娶她做我的新娘。”男孩盯着那个树下的女孩的目光越来越坚定。女孩抬头看着男孩,脸上染上一层红晕,又把头埋下了。悄悄的,嘴角染上甜蜜的微笑。

  秦琴认识杨颢是在搬到离堰村没几天后。阳光明媚,院外的梨树枝头开满了梨花,地上也铺满了纯白色的梨花。秦琴抱着洋娃娃走到树下,看着头顶的梨树,想起了远方的阿妹。要是阿妹看到这么美的梨花定会乐的原地蹦上几蹦。一想着有趣的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你在桥上看风景,别人在桥上看你。爽朗小孩子睡觉抽搐怎么回事的笑声传到杨颢的耳中,树下的姑娘也被他偷偷的藏在了心里。

  “嗨,你好,我是杨颢,这个是叶茗。可以和你做朋友吗,我俩住这附近,你呢?”秦琴转过头看着那个男孩的眼睛,那一瞬间,似乎有电流从他的眼中穿过来,直达心脏。脸不由的有些发热,心也在扑通扑通的跳着,没了平稳的节奏。后来,原来的二人组也变成了三人组。阿颢对秦琴也越发的好了。常常会准备一些小礼物,小惊喜。有时是一片山上的树叶,一个河边捡起的小石头,一个蝴蝶书签……

  "颢哥哥,明明以前都是只陪我玩的,我长大了也做你的新娘”我知道,叶茗不喜欢我和他们一起玩,也许跟我一样,她也喜欢温暖体贴的阿颢。

  “你说什么呢,我是你哥哥呢。”阿颢把她的手拿开,一只手牵着她的手,一手手摸了摸她的头。阿颢是叶茗同母异父的哥哥,这也是后来阿颢告诉我的。

  在一起的时间越久,越能感受到叶茗对我的讨厌,有时能从她眼里感觉到里面似乎藏了一把抹了毒药的刀,想深深的扎在我的心窝上。阿颢不在的时候,总会骂各种脏话,让我离他远点。就这么相处了几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和阿颢已经在一起了。

  夏夜的风是凉爽的的,带着湖水的潮气。阿颢约我去村子附近的湖边散步,吃过晚饭,对着镜子收拾了一番便出门了。“这是以前一个道士送我的,说是保平安的,送给你。”

  一枚挂着红绳的铜币被放进了我的手中。铜币四周带着崎岖不平的纹路。看着这枚铜钱,似乎有为老人在对着我微笑。

  突然,一个人冲过来把我推下了湖中“你怎么不去死,都是因为你。颢哥哥在不只陪我的。”

  我不会游泳,冰凉的湖水沁入了我北京最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的口鼻,无法呼吸。我是快要死了吗?我听见有人边跳下湖边叫我的名字。

  “秦琴,醒醒。”我感觉到有人在摇晃我。我躺在湖边,爸妈在我身边陪着我,我看着叶茗拼命的摇晃着你的身体,我听到她在哭“颢哥哥,对不起,你不要死。”我努力的站起来,走到你身边蹲下,摸着你的脸,低下头在你耳边低语。你说过会一直陪我的,长大后会娶我的,怎么就不算数了呢。

  “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阿颢不会死。”我望着叶茗那张哭红了的脸,心里真的特别恨,为什么她不去死。没有她就好了。

  “一切因缘自有天注定。”一位穿着破烂道袍的白发老人从湖对面飘过来。

  ”施主,你还有几年的生命,这些都是他对着村中的梨树祈求,用他余下的命为你换来的。”

  “他让我转告你在未来没有他的日子里,请好好生活。如果愿意,在你临死的那一刻,他会回来娶你。还有请不要记恨他的妹妹”

  “回忆留着也是痛苦,我把你们关于他的回忆抹去吧。”

  “不,我要留着这份回忆等着他来娶我。”从此离堰村除了我再没有人记得那个叫杨堰的少年了。

  你叫我不要去恨叶茗,我真的做不到。如果不是因为她,你会好好的活着。你看,她又打扮的如此美丽的去约会了,她再也不会记得曾有个你。你都不在了,她怎能还好好的活着呢。于是我把她约到了那个湖边,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把她推下去了。我看着她拼命的呼救,我看着她没入了湖里。我知道你会怪罪我,但我还是要拉着她下来一起陪你。

  我带着你送我的礼物回槐村了。我要把他们收在锦囊里,交给我的朋友,让她帮我保管。

<癫痫大发作处理p>  3.嫁

  秦琴沿着灯光向着家里走着,门口放着一个红色的花轿。门前放着一封红色的包裹,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套喜服和一封信。

  信上写道:秦琴,你还记得我吗?你还愿意嫁给我吗?如果你还愿意的话穿上这套衣服坐着花轿来找我吧。

  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秦琴抱着包裹就朝着家里走着。关上门,换上喜服。拿着化妆品对着镜子仔细的画着妆,打扮着。临行前,将那封信仔细折叠好,放进怀里。收拾好一切,将准备好的柴油撒满屋子的每个角落,点燃火,推开门走到家外坐上静候已久的花轿走了。熊熊的大火将屋子烧的干干净净,只剩下几根架子。

  ”听说了吗?我们村秦琴家昨晚着火了。听说只有秦琴住的那间屋子起火了。其他的都完好无损。”刚出门就听到街坊们在议论着。秦琴不是昨天晚上才跟我见面吗?我急忙跑去秦琴家里,只看到那间属于秦琴的小屋子已经化为废墟了。我连忙拿出秦琴留给我的锦囊。里面放着一封信,一个带着画儿的小石头,一片压的很平整的树叶,一块铜锈斑斑的铜钱……

  “阿妹,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你可能会好奇我怎么给你一袋子的破烂,在我心里,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而这是我最真爱的礼物。阿妹,我做了一次杀人凶手,我把阿颢的妹妹杀了。我恨她,是她让阿颢失去了生命,再也不能陪我长大,变老。你也许会问阿颢是谁,我会告诉你,他是我整个生命里最幸福的存在。阿颢说会来娶我的,我知道他在我的附近了。我也准备好了,从他走的那一天开始。阿妹,我要走了,我最爱的朋友,祝你幸福。”我仿佛看到那个花轿上的秦琴笑的甜蜜,彼岸的另一端,穿着喜服的他温柔着看着花轿回来的方向。

© zw.sukvd.com  模拟地震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