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非义也 >> 正文 >

强哥的命运

在我们家乡,因为迎春花是开在清明时节的花,所以我们都把它叫做清明花,当又一年的清明时节到来时,天空下着蒙蒙细雨,细雨无声,缠缠绵绵,丝丝如诉,点点如泣。好像是在诉说着无尽的哀思,泪泣无限的悲痛。此时迎春花开得正艳,黄得灿烂,美得心醉。为清明时节的到来迎风招展着。竭尽全力的绽放,努力的吐露芬芳。力求用最美的姿态来表达对天国亡灵的祭奠和哀思。

在这漫天愁雨,空气阴霾,天地动容的日子里。我的心和万物一起阴沉,疼痛也随之潮涌。瞬间眉宇凝重成折。愁容恰是这漫天的乌云般低落,灰暗。心也泣血成泪。此刻,我何能不疼,何能不哭。因为我想起了我36岁英年早逝的强哥距今已经离开我们快10年了。那可是我亲亲的表哥,我们曾经朝夕相处,嬉笑言谈。我怎能不忧伤,又怎能轻易忘怀。他的离世,我不仅伤感于他的年轻,更疼痛于他那命运多舛的人生。

强哥是我姑母的长子,也是她唯一的儿子,比我大几岁,原名叫李强,我们就叫他强哥。小时候我们就经常在一起玩。后来因为上学的原因又寄宿在我家,所以我们就朝夕相处,喜乐相伴。有了更多的理解和兄妹情感。一起走过了一段快乐的青春年华。

强哥刚来我们家寄宿读书时个子不高,后来也就不过中等个儿。瘦瘦的,脸上常常长几颗青春痘,两颗虎牙一笑起来就露出唇外,挺逗的。经常济南哪家医院有癫痫专治都是理个小平头,说实话,算不上帅。他是我哥, 所以我就从没去想他帅不帅的问题。不过倒是挺阳光的。反正天天在一起,有的只有打闹和无限的亲情。

强哥成绩比较好,也爱看书。不论什么时候都拿本书在手上看,捡张报纸也看个半天,上个厕所还都拿着书去看,我常常笑话他,简直就是书虫。不过他成绩好,作文写得也挺不错的。这也难怪,看那么多书,总是有帮助的。就因为他的优秀,害得我常常挨父母训。说你看你强哥昨夜又12点才休息,清早就又去读英语了。你什么时候也学学他,说实话,他的这种学习精神常常让我汗颜。真的没法比。

苦熬三年的强哥要参加中考了,看他满怀希望的样子,升学应该不成问题,成绩下来后,强哥是上了高中分数线的,还多出几十分,可离他报考的中专分数还差点,那年月,对于农村,上个中专直接就可以端上铁饭碗,而上高中,苦熬三年还是未知数。除了经济负担外,姑父不敢去赌。担心钱花了没结果,所以坚定了补习一年重考中专的决心。强哥没异议,乖巧的听从了姑父。

第二年,补习的强哥更加努力了,全身心的扑在学习上,父母也理解他,什么活也不让他做,让他一心学习,强哥自知厚望在身,所以睡得更晚,起得更早了。他要用这一年的时间来改变他的命运,端上铁饭碗,吃上公粮。对于农村的强哥那将是多大的诱惑啊。

鞍山治癫痫病医院

苦战一年,强哥又进考场了,满怀信心的他旗开得胜。每场考下来都喜气洋洋,我想强哥有把握了。家人也高兴,考完试的强哥没有回家,静静的等候佳音。几天后成绩下来了,强哥考了全校第二名的好成绩,他那个笑啊,简直要张开翅膀飞上云天般喜乐。终于有希望了,老师,同学,家人都由衷的为他高兴,可是所有人的通知书都到手时,强哥的没有。这是为什么呢?强哥跑去一问,原来他因超龄几个月被人顶了下来,什么逻辑,强哥不过17岁,几个月的时间久掐断了他的幸福和前途。太不可思议了,可那年月,作为边远农村,为去掉一个农字,这没什么不可能。

强哥伤心极了,全家也笼罩在一片乌云底下。扼腕痛惜,却无能为力。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你还别说,有时惊喜也会从天而降,那个暑期,农校要特招一批中专生,当这一喜讯传来时,强哥的小虎牙咧开了,我们也为他欢呼。凭强哥的成绩,考那种中专不在话下,强哥也认为,只要能脱农就行。所以我们都认为机遇还是不错的。于是,强哥复习了几天就报名参加了考试,

成绩下来了,这次强哥考的是参加考试者中的第一名,太好了,全家紧锁了十几天的眉头舒展开了,没两天,强哥就去县里体检去了,我们在家等他的好消息。命运常常就是这样的捉弄人,让你无可奈何。强哥回来后阴沉着脸,一屁股坐癫痫病发病原因在石头上,问他他不应,叫他他不说。问急了才带着哭腔说;因为视力是色盲,体检没过关。他落选了。听后我们都落寞了,强哥倒好,阿Q似的玩世不恭,说;没事,回家种田去,其实我们都知道他的内心有多绝望。可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命。

回家后的强哥最初也征求过姑父的意见,说想出去打两年工。可守旧的姑父认为他家良田丰厚,他既是长子又是独子。得早成家立业,担起家庭重任。懂事孝顺的强哥听从了姑父。一心一意留在了家里。最初也村小当过一年民师。后来还是做了农民。做了农民的强哥没忘记学习,农业科技书,电器维修资料,报纸,在家里随处可见。科学种植,科技养殖。在当地农村以一个新时代农民的面貌出现。在周围群众中竖起了一个典型。很受乡亲们的推崇和喜欢。我也曾由衷的为强哥骄傲过,强哥总算走出了阴影。两年后强哥也结了婚,表嫂大方贤惠,夫妻恩爱,没几年就儿女双全,一家老少几口和和美美,幸福美满。我常想,如果强哥能以这样的日子永远过下去,那也还算满意。

可是诺亚方舟没能载着强哥走出多远,厄运如打开的潘多拉盒,再一次的降临到了强哥的身上。几年后,强哥病了,吐血不止,到医院一查,‘肝癌晚期’。你说这是什么命,听到这一消息,我及强哥所有的亲人都凝重了,表嫂和姑母哭得不能自抑。强哥也许是不想让人知道他内心的伤痛,也不想让家人难过黑龙江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表现得很平静。我们的心却疼得流血,

强哥的时间不多了,医生说只有两个月,我们不敢接受这一真相,不相信强哥会这么快就要离开我们,强哥表现出惊人的毅力,与病魔作着顽强的抗争,他努力配合医嘱,不让吃的东西坚决不吃,以为这样就能病愈,看着他因腹水而鼓起的肚子和日渐消瘦的脸庞。我们万分心疼,我们都希望他想吃什么尽量多吃点。可他不这样想,他认为他不会死,我知道强哥太热爱生命了,他还年轻,他还有未尽的责任,还有眷念的家人。他怎么舍得就这样离去。可是你再硬,硬得过病魔,硬的过命运吗?

强哥还是走了,走在36岁英年里,走在一个阴雨纷飞的冬季。带着深深的眷念之情,带着对小儿女的不舍,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留给亲人的是无限的伤痛和叹息。叹息他多舛的命运,叹息他短暂苦难的人生。

距今强哥已经离开我们近十年有余,每逢清明时节我都会再次把他来回忆,思念。忆儿时的他,少年的他,青年的他以及成年的他,忆他的一招一式,一颦一笑。还有他阳光的脸和逗人的虎牙。亲爱的强哥,你安息吧,你的小儿女已经长大成人,父母也安康,人间有太多的苦难,命运对你也不厚道,你不必留念,多年以后,我们会再次相逢,那时,我会向你倾诉我对你的思念和痛惜,采一束最美的迎春花给你,再把我们的兄妹之情来续。

© http://zw.sukvd.com  模拟地震网    版权所有